蚌埠信息网

对租户种种“软暴力”,看看“黑中介”有多黑!

江苏省检察院在线2019.9.3我要分享

午夜两点,门突然响起门外敲门声,与邻居一起喝着朱迪,几个陌生人侮辱威胁……这些房屋在出租期间的各种不良行为“黑中介”,让25岁的年轻女孩丁文文拥有一颗心。

“黑人调解人”眼中的“软柿子”

来自网络的图像,与身体无关

25岁的女孩丁文文来自河北,毕业于北京。 2017年2月,丁文文在朝阳区一个地铁站附近搜索租金信息。 2月6日,丁文文在高志强的带领下看了一眼这所房子,很快就看到一间共用房子里的第二间卧室。当天,丁文文和高志强在出租屋内签订了租赁合同,并与支付宝转让了6110元。这笔钱包括房屋租金,水费,财产费和其他杂费。

自从丁文雯在住宿期间联系电信公司接管网络以来,高志强知道她会打电话给丁文文,说房客无法上网。丁文文下班回家后,高志强带四五个人到出租屋威胁并切断了网络。他们要求丁文文仅使用自己安装的网络,并且必须为网络支付500元。当时有五,六个陌生人在场。丁文文受到惊吓,不得不做出让步。

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呆了不到一个月后,丁文文总是能听到门外的异常声音。有时是敲门声。有时就像猫一样,但是每次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时,我发现没有门。人,这使丁文雯心生恐惧。

不久后,高志强带四个陌生人住在丁文文的隔壁,经常在半夜喝酒,很吵。丁文文和共同的室友都向中介公司报告了此事,中介公司无视此事。午夜两点,两人喝醉了,撞上丁文文和其他房客的门,要求他们打扫厨房。

同年9月8日,高志强带5个人到租屋,说丁文文的租屋打扰了人民,让丁文文迅速搬家,并承诺在五,六个工作日后归还房租和押金。 9月9日,受惊的丁文雯搬出了原来的出租屋,但经过多次查询,高志强从未退还押金和三个月的房租,致使丁文雯实际损失了4050元。

除了年轻女孩,在“黑人调解人”的眼中,小夫妻和小夫妻也是“软柿子”。吴小飞和女友陈思立是一对年轻夫妇。 2017年6月,他们在在线租赁平台上看到了房屋租赁信息。他们添加了广告商保留的微信。另一方声称是中介人。两人在相思良的领导下,看到了三居室和一居室的主卧。对方要求保证金2500元。吴小飞通过支付宝转移到阿里四粮,并同意在几天内签订合同。

后来,他给四粮带来了一份租赁合同,规定每月租金为2500元,分三期支付。除此之外,水费,网络费,医疗费和维护费每年近2000元。电费用于租金。该期限从2017年7月1日开始。

7月7日,两个人住在这所房子里,但是不久他们就与所谓的亲戚一起生活了。他们都住在客厅里,经常吵架和大声说话,影响其余的人。有时,这些人会因为琐事而在清晨敲门。 “我们都非常害怕,不敢惹他们。”吴晓飞说,在第二个月的住宿中,项思良不得不提前租了一个女孩半个月来租房,态度极其恶劣,女孩拿着手机偷了视频,到后斯良才发现,他接了电话,删除了内容。

“除了深夜的烦扰外,向四良和那帮人还通过电话短信骚扰,声称扔掉我们的东西,改变了门密码,用胶水挡住了眼睛,甚至关掉了水,有时不折腾地回到家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法进入房屋。”在对吴亮的种种威胁下,吴小飞和陈思力几乎崩溃,被迫提前移动。承诺退还至四粮的定金尚未退还。

“不要害怕调解,我会害怕'黑色中介'”

来自网络的图像,与身体无关

在北京朝阳区东五环的几个地区,四粮,高志强等房屋的“黑中介”非常有名。生活在这些社区中的许多人都知道“不害怕中间黑人,他们害怕'中间黑人'”。这组``黑中介''主要分为三类:向斯亮帮派,高志强帮和张大康帮,其中向斯亮是朝阳某地区的``黑帮''教父的名字。一些租户透露,以向思亮等人为首的房地产“黑中介”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就依靠坑买宝马。

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孙伟认为,“黑调解”通常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首先,在承租人支付了押金,押金等之后,在签订合同时或者向承租人收取了额外的费用,或者不允许承租人以欺诈手段威胁威胁或以其他方式强迫客户无故取消租金。

其次,在租客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要求收取物业费,服务费,管理费或电话骚扰,在半夜敲门,不给门卡,水卡,水费。威胁等或欺骗。例如,房东必须提前撤回房屋,房屋漏水等,然后强行搬走(不要搬走房屋而不能退款),并且房客搬出后房租将不退还。

第三是将房东未续租的房屋出租给房客,导致房东要求房客搬走,并以其他方式驱逐房客,但中介人拒绝退还房租和押金。

第四种是在租赁期间再次将出租的房屋出租给租户,或将房屋出租给其他人,组成房东收取房屋等,以迫使租户改房或搬走。威胁性的方式,不退还押金或租金。

第五,租户留下后,他要出于自身原因撤回租金。在谈判失败的情况下,中间人威胁并威胁说迫使他离开并占用租金。

第六,不可退还的押金是一个重点,健康和管理费高昂,租户为和平而付费,并支付财产费,取暖费和代理费以正常生活。

据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赵月超说,这些“黑中介”几乎没有直接使用暴力手段,例如捣毁或损害个人财产,而是使用午夜的滋扰和口头威胁。轻暴力”对租户产生了心理压迫和恐惧,从而达到了非法获利的目的。

符合“软暴力”的邪恶特征

来自网络的图像,与身体无关

2018年8月22日,根据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北京开通了针对“黑中介”的投诉热线的第一天。总共收到52份投诉,并暴露了23个中介机构。异常名单中有12家企业,工商部门进一步调查了10家。

报告显示,投诉报告信息主要反映了租金上涨,无执照经营,非归还押金,租赁团体租金,转租他人,强制性偿还贷款,对委托出租房屋不予维护以及采用“软暴力”(阻止)眼睛,恐吓,骚扰)威胁了八种类型的房客,涉及朝阳,丰台等9个地区以及30多个经纪机构。

其中,公安部门调查并处理了涉及“黑中介”的线索,这些线索涉及强迫交易或“软暴力”威胁租户。同年10月,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对几起涉及“黑中介人”的勒索案件进行了严厉起诉。

所谓的“软暴力”是指行为者出于非法,纠缠,嘈杂,聚集等目的而滋扰,纠缠,喧闹,聚集等,足以引起恐惧,恐慌和心理上的胁迫,或足够影响和限制人身自由,危害人身和财产安全,并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和经营中的非法犯罪手段。

北京朝阳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院检察院龚洁庭告诉记者,一系列敲诈勒索案中的被告人也有类似的作案方法。他们都通过签订租赁合同收取了受害者的房租,押金和其他费用,然后受到语言威胁,半夜的骚扰和强制性的威胁。强迫断水,强迫受害人收回房租的方法不能退还受害人的房租,押金等,具有“软暴力”的典型特征。

2018年12月,向四良,高志强,张大康等21人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至一年零五个月,刑罚与罚款。一审判决后,张大康等人提出上诉。 2019年2月,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文涉及的各方都是化名)

文字:刘亚千成

收款报告投诉

午夜两点,门突然响起门外敲门声,与邻居一起喝着朱迪,几个陌生人侮辱威胁……这些房屋在出租期间的各种不良行为“黑中介”,让25岁的年轻女孩丁文文拥有一颗心。

“黑人调解人”眼中的“软柿子”

来自网络的图像,与身体无关

25岁的女孩丁文文来自河北,毕业于北京。 2017年2月,丁文文在朝阳区一个地铁站附近搜索租金信息。 2月6日,丁文文在高志强的带领下看了一眼这所房子,很快就看到一间共用房子里的第二间卧室。当天,丁文文和高志强在出租屋内签订了租赁合同,并与支付宝转让了6110元。这笔钱包括房屋租金,水费,财产费和其他杂费。

自从丁文雯在住宿期间联系电信公司接管网络以来,高志强知道她会打电话给丁文文,说房客无法上网。丁文文下班回家后,高志强带四五个人到出租屋威胁并切断了网络。他们要求丁文文仅使用自己安装的网络,并且必须为网络支付500元。当时有五,六个陌生人在场。丁文文受到惊吓,不得不做出让步。

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呆了不到一个月后,丁文文总是能听到门外的异常声音。有时是敲门声。有时就像猫一样,但是每次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时,我发现没有门。人,这使丁文雯心生恐惧。

不久后,高志强带四个陌生人住在丁文文的隔壁,经常在半夜喝酒,很吵。丁文文和共同的室友都向中介公司报告了此事,中介公司无视此事。午夜两点,两人喝醉了,撞上丁文文和其他房客的门,要求他们打扫厨房。

同年9月8日,高志强带5个人到租屋,说丁文文的租屋打扰了人民,让丁文文迅速搬家,并承诺在五,六个工作日后归还房租和押金。 9月9日,受惊的丁文雯搬出了原来的出租屋,但经过多次查询,高志强从未退还押金和三个月的房租,致使丁文雯实际损失了4050元。

除了年轻女孩,小情侣和小情侣也是“黑调解人”眼中的“软柿子”。吴晓飞和女友陈思莉是一对年轻夫妇。2017年6月,他们在网上租赁平台上看到了一条房屋租赁信息。他们增加了广告商保留的微信。对方自称是中介。在项思亮的带领下,两人看到了三室一厅的主卧。对方要求交2500元定金。吴晓飞通过支付宝转给阿里思亮,并同意在几天内签订合同。

后来,他带了一份租房合同到思良,规定每月租金2500元,三付一。除此之外,水费、网络费、健康费、维护费每年近2000元。电费是用在房租上的。期限自2017年7月1日起。

7月7日,两人住在房子里,但没过多久他们就和所谓的亲戚住在一起。他们都住在客厅里,经常吵架,大声说话,影响了其他人。有时,这些人会因为小事在凌晨敲门。”我们都很害怕,不敢惹他们。”吴晓飞说,在入住的第二个月,向思亮不得不提前半个月租了一个女孩,态度极其恶劣,女孩拿着手机偷拍视频,到思亮发现后,他拿着手机和删除了内容。

“除了半夜的滋扰,项思亮和团伙还通过电话短信骚扰,声称要扔掉我们的东西,修改门牌,用胶水堵眼睛,甚至把水关上,有时回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辗转反侧。“进不去”,在吴亮受到各种威胁的情况下,吴晓飞和陈思莉几乎崩溃,被迫提前搬家。答应退给思良的押金还没还。

“不要怕调解,我怕‘黑中介’”

图片来自网络,与车身无关

在北京朝阳区东五环的几个地区,四粮,高志强等房屋的“黑中介”非常有名。生活在这些社区中的许多人都知道“不害怕中间黑人,他们害怕'中间黑人'”。这组``黑中介''主要分为三类:向斯亮帮派,高志强帮和张大康帮,其中向斯亮是朝阳某地区的``黑帮''教父的名字。一些租户透露,以向思亮等人为首的房地产“黑中介”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就依靠坑买宝马。

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孙伟认为,“黑调解”通常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首先,在承租人支付了押金,押金等之后,在签订合同时或者向承租人收取了额外的费用,或者不允许承租人以欺诈手段威胁威胁或以其他方式强迫客户无故取消租金。

其次,在租客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要求收取物业费,服务费,管理费或电话骚扰,在半夜敲门,不给门卡,水卡,水费。威胁等或欺骗。例如,房东必须提前撤回房屋,房屋漏水等,然后强行搬走(不要搬走房屋而不能退款),并且房客搬出后房租将不退还。

第三是将房东未续租的房屋出租给房客,导致房东要求房客搬走,并以其他方式驱逐房客,但中介人拒绝退还房租和押金。

第四种是在租赁期间再次将出租的房屋出租给租户,或将房屋出租给其他人,组成房东收取房屋等,以迫使租户改房或搬走。威胁性的方式,不退还押金或租金。

第五,租户留下后,他要出于自身原因撤回租金。在谈判失败的情况下,中间人威胁并威胁说迫使他离开并占用租金。

第六,不可退还的押金是一个重点,健康和管理费高昂,租户为和平而付费,并支付财产费,取暖费和代理费以正常生活。

据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赵月超说,这些“黑中介”几乎没有直接使用暴力手段,例如捣毁或损害个人财产,而是使用午夜的滋扰和口头威胁。轻暴力”对租户产生了心理压迫和恐惧,从而达到了非法获利的目的。

符合“软暴力”的邪恶特征

来自网络的图像,与身体无关

2018年8月22日,根据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北京开通了针对“黑中介”的投诉热线的第一天。总共收到52份投诉,并暴露了23个中介机构。异常名单中有12家企业,工商部门进一步调查了10家。

报告显示,投诉报告信息主要反映了租金上涨,无执照经营,非归还押金,租赁团体租金,转租他人,强制性偿还贷款,对委托出租房屋不予维护以及采用“软暴力”(阻止)眼睛,恐吓,骚扰)威胁了八种类型的房客,涉及朝阳,丰台等9个地区以及30多个经纪机构。

其中,公安部门调查并处理了涉及“黑中介”的线索,这些线索涉及强迫交易或“软暴力”威胁租户。同年10月,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对几起涉及“黑中介人”的勒索案件进行了严厉起诉。

所谓的“软暴力”是指行为者出于非法,纠缠,嘈杂,聚集等目的而滋扰,纠缠,喧闹,聚集等,足以引起恐惧,恐慌和心理上的胁迫,或足够影响和限制人身自由,危害人身和财产安全,并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和经营中的非法犯罪手段。

北京朝阳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院检察院龚洁庭告诉记者,一系列敲诈勒索案中的被告人也有类似的作案方法。他们都通过签订租赁合同收取了受害者的房租,押金和其他费用,然后受到语言威胁,半夜的骚扰和强制性的威胁。强迫断水,强迫受害人收回房租的方法不能退还受害人的房租,押金等,具有“软暴力”的典型特征。

2018年12月,向四良,高志强,张大康等21人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至一年零五个月,刑罚与罚款。一审判决后,张大康等人提出上诉。 2019年2月,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文涉及的各方都是化名)

文字:刘亚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