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网

世界钢铁协会总干事:在结构调整下实现再平衡

全球产能过剩,结构调整困难,生产和运营困难……当前,中国钢铁行业乃至全球钢铁行业在严峻的市场环境中面临许多挑战。如何解决全球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钢铁公司采用哪种“走出去”方式更有利?全球并购浪潮是否重新出现?如何提高钢铁行业和企业的竞争力?带着以上问题,几天前,《中国冶金报》记者接受了世界钢铁协会总干事埃德温巴松的专访。

钢铁公司国际化的三条路

《中国冶金报》记者:中国钢铁企业走向全球并融入世界是必然趋势。在中国钢铁工业和中国钢铁企业走向世界的过程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您有什么建议?

埃德温巴宗(Edwin Bazon):目前,钢铁生产国消耗着世界2/3的钢铁生产能力,而另外1/3则在全球范围内流通。

因此,对于任何想要走国际化道路的公司来说,首先必须意识到其在国内市场上的优势,并将本地市场作为钢铁消费的基础。因为它是在本地市场上出售的,所以通常具有成本优势,并且公司对消费者的需求了解更多,并且消费者更加忠诚。

在全球化过程中,公司应从不同的地区标准,不同的消费者需求和长途运输成本方面进行综合考虑。

钢铁公司全球化有三种方式:第一,直接向国际市场销售钢铁产品,这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第二,通过客户实现全球化,即钢铁企业在自己的市场上出售钢材。对于下游公司,例如汽车,机械公司,然后是下游公司要出口到国外,此模型类似于间接贸易,尽管过程会遇到一定的困难,但从长远来看是取得成功的更简单方法;国内钢铁企业与其他钢铁企业合作,以开拓新的市场需求。

目前,中国钢铁公司普遍采用第一种模式,即直接将产品销售到国外市场。但是,这种模式导致了很多贸易摩擦。第二种贸易模式需要与国家一级的有利政策相匹配,例如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中国制造2025”政策,这些政策要善于将中国的钢铁产品与其他产品绑定在一起,从而促进中国的贸易发展。钢铁产品。走向世界的步伐。

结构调整和并购从未结束

《中国冶金报》记者:产能过剩是世界上的大问题。您能通过分析欧美,日本的结构调整为中国钢铁行业解决产能过剩和结构调整提出建议吗?

爱德温?巴松管:钢铁行业的结构调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在调整过程中,公司需要提高效率,一些钢厂必须关闭,而某些钢厂的某些部分需要重组。首先,调整涉及技术问题。其次,当钢厂关闭时,它们不会对消费者造成尽可能多的不利影响。其次,钢铁公司如何为转移工人找到新的就业机会是一个大问题。

中国现在已经到达结构调整的大门。根据1970年至1990年欧洲,美国和日本的结构调整案例,我总结了5点经验。

首先,政府部门应及时指导结构调整的方向,并与钢铁行业一起制定该行业的长期发展战略。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这一点很重要。在政府指导并消除了影响市场有序转型的障碍之后,历史上的成功结构调整得以实现。结构调整后,不仅行业生产率不会下降,而且竞争力甚至可以保持甚至提高。

第二,从行业法规的角度来看,确保最佳公司能够生存很重要。补贴效率低下的公司以帮助他们勉强维持生产并确保效率低下的公司生存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由于某些钢厂的设备仍然可以维持生产,加上一些经济方面的考虑,淘汰落后的企业非常困难。但是,只有淘汰落后的企业,市场才能稳定有序。对于国家而言,保留最佳公司可以保证行业的健康发展。

第三,适时有序地消除产业结构调整退出门槛的障碍。如果行业退出机制的门槛很高,将在一定程度上防止钢铁企业倒闭。这主要是由于就业,环境,合并和重组方面的阻力,以及钢铁行业退出时员工安置对社会的影响。

第四,政府应制定社会保障支持措施,以减少随后的社会,环境和其他结构调整影响。例如,在人员再培训和人员安置方面,政府应采取一些保障措施,并跟进措施的实施,以确保结构调整的顺利实施。

五,应公布并跟踪钢铁行业的结构调整计划,直至实施。

目前,中国正处于结构密集的调整阶段。值得注意的是,产业结构调整不是一劳永逸的-结构调整从未结束,它将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市场始终遵循优胜劣汰的原则,高效的企业将继续替代落后企业,市场竞争将使优质企业健康发展。

《中国冶金报》记者:目前,全球钢铁行业处于低迷时期,是否会有相对较大的跨国并购浪潮?从欧美的并购经验来看,您认为需要提醒中国钢铁企业注意哪些重点?

埃德温巴宗(Edwin Bazon):在大型钢铁公司的合并和重组中,安赛乐米塔尔,新日铁和黄金以及鹤岗集团相对成功。同时,一些合并和收购正在缩小整体规模,专注于最佳业务领域,并且非常成功。例如,奥钢联集团的规模很小,但是通过专注于两个或三个擅长钢铁的领域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从大规模并购的角度来看,目前的并购已经形成了9000万吨的联合企业。会不会出现规模更大的合并重组企业,大型联合企业能否成功?怀疑。

因此,并购策略中没有对与错。重要的是要查看哪种方法对公司的整体战略更有价值。

当然,大容量钢铁公司和具有数百万吨产能的钢铁公司的总体战略当然是不同的。对于大企业来说,由于数量大,与商品市场和当地市场的接触,生产成本将更加透明,因此竞争力更强;对于小型钢铁公司而言,由于他们专注于专业领域,因此获利能力将更强。

此外,还有一种合并和重组方法,在这种方法中,钢铁公司获得了下游用户,例如汽车和机械行业的企业。该产业链中的并购重组不同于钢铁企业的运营和重组。例如,德国的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已与电梯和高层建筑合并以进入新领域,现在电梯业务是其最赚钱的业务领域。

因此,随着时代的变化和形势的发展,并购与结构性调整与时俱进,永无止境。出发点是合并和重组是否符合自己企业的发展战略。

竞争力是维持运营效率的核心

《中国冶金报》记者:在全球行业低迷的形势下,钢铁行业和企业提高竞争力的途径很多。您认为哪个方面更重要?您认为中国钢铁业尤其面临哪些挑战?我应该如何回应?

爱德温?巴松管:提高钢铁行业竞争力的方法很多,例如多样化,品种改良,满足用户需求等,都是非常好的方法。但是,钢铁公司如何保持运营效率是钢铁公司竞争力的最根本出发点。

钢铁行业必须与其他行业竞争。要与该行业的企业竞争,钢铁公司必须首先确保该行业和公司的竞争力。在这方面,我们有几件事情要做,例如淘汰过时,陈旧,效率低下的设备;培训钢铁公司的员工;通过自动化和智能的检查流程来控制产品质量……所有这些都可以有效地确保运营效率,为下游用户提供高质量的产品。

只有确保运营效率的竞争力,钢铁公司才能在其他领域更好地发展,例如多元化发展和产业链发展。

中国钢铁行业和企业目前正在减少产能和重新平衡。首先,在对外发展方面,钢铁进口国的钢铁产量也将增加,中国钢铁企业将失去一些国外市场。大规模出口不是长期解决方案,必须加以改变。其次,对于大容量钢厂,应努力开拓本地市场并服务于本地市场。这也是消化产能的过程。第三,通过与下游用户的合作,将其制成本地市场的最终产品,并销往国内外市场。

钢铁是工业部门的食品。在结构调整过程中,是缩小行业规模,扩大相关领域或合并合并重组……这些都需要权衡并需要在战略层面进行讨论。

但是无论如何,在结构调整中,最重要的是提高整个行业和企业的竞争力和效率。这是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