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网

餐馆互助经营每年省10万成本(图)

85年3月3日以后,同年龄的人在三峡广场(Third Gorges Square)经营一家外卖快餐店,一家私人甜品店和一家私人厨房店。他们正试图经营自己的小商店,但人工成本实在太大了。

下午2点后,金瑾和贾佳来到小吴甜品店帮忙。

快餐店女老板贾佳(左),甜食店小鲜店老板小吴,私房菜帅老板金瑾(右)。

为此,三个人开始彼此交换“空闲时间”,并免费为另一方工作。你帮我送饭,我帮你办大厅.

获得创业资金后,贾佳,小吴和金瑾像许多有梦想的年轻人一样,分别在三峡广场开了一家小餐馆。他们既是老板又是雇员,但在最繁忙的时期他们仍然缺乏人力,因此很难招聘到合适的兼职雇员。

今年三月初,三个彼此不认识的小老板们聚在一起,开始互相帮助,结成联盟,建立自己的梦想。这样,每年可以节省超过10万元。

3个老板错了互相帮助

昨天中午,记者在三峡广场凯德广场10层30平方米的房间里看到了一家繁忙的快餐店。女老板贾佳和小店老板小甜店小青很忙。私房菜帅金劲劲。

上午11点之后,这是快餐店最忙的时间。凌晨八点左右,贾佳和她的母亲将去商店准备食材和饭菜。上午11点左右,订购电话响了,这时,小吴和金瑾已经在商店里帮了忙。佳佳是“中午时间”的所有者,负责膳食的包装和分配。劲劲不仅是“送货好友”,还是“飞哥”。 11点之前,他负责尽快发行传单。在送餐高峰时,他是“送餐好友”。小吴是一个专职的“外卖女孩”。中午,他拿着装满米饭的篮子装满了篮子,并在附近的购物中心和办公大楼内运送食物。

大约2点后,他们把剩菜剩饭吃完了。小吴迅速赶到宣帝购物中心19楼的小吴小食品店,准备甜点食材,并向宾客敞开大门。在金瑾帮助嘉嘉清理干净的快餐店的厨房之后,两人不得不在3:30之前去小吴的商店帮他们。从那以后,快餐店的其他事情已移交给贾佳的母亲。

在晚餐时,他们将剩下的中午剩饭打包到甜点店,然后加热。晚饭后,贾佳不得不赶往天语坊社区的金津432私人厨房商店。当时,金瑾的父母已经为商店做准备工作了。金瑾回去后,他带了主厨和贾佳作为“墩子”切蔬菜和配菜。晚上十点以后,小吴把店里的客人送走了,赶紧赶到金进的店里帮忙扫地板和洗碗。

忙碌了一天之后,一些年轻人有时在回家之前吃了烧烤。

“身体上有很多疲惫,但是在一起,我们彼此感染,面对未来,我们更加勇气。”身材娇小,皮肤白皙的小吴在这段时间谈论“耦合”的工作。作为“爱情厨房联盟”的发起人,莫德惊讶地说道:“我们的厨师梦想更加坚定。”

每年可以节省超过10万元人民币

“我们交换了自己的'闲置时间',节省了大量的人工费用。”进津告诉记者,在这三家饭馆的饭馆里,人数很少,繁忙时间将是几个小时。外卖快餐店最繁忙的时间是上午11:00至下午1:30;私人甜品店的营业时间为下午4:30至晚上10:00;私人厨房商店的营业时间为晚上7:30至10:30。

小吴的商店已经开业了将近半年。 Jinjin的商店只有4个月的历史,Jiajia的商店只有2个月的历史。自称“所有者”的小吴告诉记者,他们三人在委托朋友找到兼职员工时会面。 “必须招募工时和人员,并且每次的要求都不同。”小吴说,一开始他们想招募同一批小时工,并在不同时间为他们工作。担心这些资金的小吴说,他后来想到利用中午的空闲时间为佳佳工作,并赚取额外的钱。

小伍的想法,倒是启发了佳佳。“我们的忙碌时间都只有几个小时,为什么不交换‘闲置时间’,互相当丘二,都不收钱。”佳佳很激动。“交换‘闲置时间’,我们1+1+1>3,如果‘联盟’运营正常,一年可以为我们减少10万余元的开支。”3月初,他们就风风火火地开始了交换“闲置时间”。

佳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她的店里请两名兼职工人发传单、送餐,一天至少80元开支,每月2400元左右;甜品店下午时段的兼职工可能需要60元一天,每月1800元左右;金金到市场上找一位墩子需2000元左右,兼职打杂工人差不多1000元。3个人中午和晚上的生活费,到外面吃,一天至少60元,每月1800元。

佳佳算了算说:“每月3个人一共可省9000元,一年下来就是10.8万元。”

3老板共同筑起创业梦

他们3人都是大学毕业生,佳佳是重庆师范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小伍是西南大学学新闻的,金金则毕业于重庆城市管理学院物流专业。毕业后各自上班两年,攒够了创业起步资本,他们毅然放弃了收入稳定的白领生活,转战烟熏火燎的厨房和父母不能理解的小众甜品间。

“我们的年龄相似,梦想相同。我们相信,通过我们共同的管理,我们可以创造不同的盛宴。”曾在时尚杂志上担任美食编辑多年的小吴,也是一个自称“主人”的人。 “我们希望将来能更合理地整合,注册一家大型餐饮公司,并实现多元化。”

目前,他们还希望有一家经营早餐和晚餐的餐厅来加入“联盟”。

声音

创新可以缓解资金瓶颈

需要合同或协议约束

“这是一个非常创新的创业理念,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风险资本积累不足的'瓶颈'。”西南大学招生与就业处处长,大学生职业发展与就业指导处处长田振民与三名年轻人进行了交流。 “节省时间,节省人工成本”表示肯定,“非常认真”。

田振民分析,志趣相投的年轻企业家需要相互帮助。除了获得物质奖励外,他们更有可能找到一种心理认同感并形成情感同盟。

“与此同时,他们的互助形式还需要有效的合同或协议来相互制约和制约。”田振民提醒说,这种互助还处于创业初期,人少,规模小,可操作性仍然很强。但是,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将涉及更多的事情。如果多个互助者之间没有有效的合同或协议,将很难形成协同效应和成功。

操作|餐厅|互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