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网

多放几条民资“并购鲶鱼”激活钢铁等国企资源配置效率

“今年的资本市场体制改革主要是通过放宽行政控制和改善资本市场的经营环境来进行调整。特别是鼓励国有企业在兼并和收购过程中进入产权市场。收购,不仅可以为改革筹集资金,而且可以促进混合所有制的发展,国有企业的管理和国有资产和投资公司的建立以及混合所有制的发展国有企业改革的内容是“水牛城”改革的重点之一。”昨天,民生证券研究所所长,首席宏观研究员关庆友告诉记者《证券日报》。

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市场共完成并购交易1322项,同比增长24.3%,并购金额达到933.03亿美元,同比增长83.6%。 2014年,并购市场仍然蓬勃发展。据统计,截至今年5月29日,共有1123家上市公司完成了并购项目。去年同期,完成并购项目926个。今年上半年完成的并购项目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1.3%。

并购市场的激烈程度与国家政策支持有着直接的关系。 3月24日,国务院发布了并购《国家七条》第《关于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环境的意见》号,旨在简化权力管理,促进向市场化方向发展的并购改革。 5月9日,新的“国家九条”应运而生,特别强调了“鼓励以市场为导向的并购”。 5月19日,中国证监会进一步明确“积极推进并购,发挥资本市场在并购中的主要渠道作用,加强资本市场产权定价和交易。功能,拓宽并购的融资渠道,丰富并购的支付方式。”

接受采访的专家强调,新一轮改革实施中要实现混合所有制的突破,突破产权垄断和市场垄断,这将为公开市场结构调整带来许多机遇,扩大生存空间私有企业,增强垄断和传统国有企业在性行业的效率。换句话说,在国有企业统治世界的池塘中,再投入一些私人资本来“买鱿鱼”,这将“逐步”冲击传统的保守的国有企业思想,有效地提高效率。资本市场的开放性,将成为民间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整合的重要平台。

“在当前的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是未来中国经济释放新活力的重要途径。国有企业可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公有制,特别是国有制度与市场经济的兼容性,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提高经济活力,实现传统产业萎缩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扩张的同步。” 5月29日,浙江财经大学企业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上海金天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晓红接受了《证券日报》的采访。

中信证券并购业务部执行董事闫建林认为,在大规模企业改革的过程中,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和资本证券化的趋势提供了不竭的并购源泉,优质上市公司开始使用上市方式。该平台是资源配置的,并已在全球范围内集成。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应对并购和重组行业的指导方针,去年年初,工业和信息化部及其他12个部委制定并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重点行业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以支持汽车,钢铁,水泥,船舶,电解铝,稀土,电子信息,医药,农业。九大产业的合并重组;去年10月15日,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强调要依靠市场力量集中力量解决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造船等行业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并提出了解决产能过剩的建议。矛盾包括在地方政府的绩效评估体系中。

“从这两项政策的角度来看,未来并购有两个基本方向:第一,战略新兴产业的并购,以TMT和制药生物为代表的战略新兴产业的并购;第二传统产业的整合。传统产业整合的重点是消除落后产能,消化过剩产能,优化产业结构,促进产业升级改造。”张小红说。

Qingke Private Equity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并购市场中排名最高的行业是能源和矿产,房地产,机械制造,生物技术/医疗健康和清洁技术。

“最近中国石化石油产品销售部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从根本上改变了所有权模式,并将部分股权出售给了私营企业和外资公司,实现了混合。这是实践中的领先国家。它具有基准意义。”关庆友说。

2月19日,中国石化董事会审议通过了《 《启动中国石化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议案》》,在对中国石化成品油销售业务现有资产负债进行审计评估的基础上进行了重组,并引入了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实现混合所有权管理。

“上市公司在企业并购中处于领先地位,通过并购实现高速增长相对容易。”张晓红说,上市公司是上市公司,公司治理结构健全,运作规范,信誉高。其他公司通常愿意与上市公司合作,合并和重组以及借船出海。上市公司有更多的支付手段。除了现金支付,上市公司还可以发行股票,债券等,并采用“上市企业+ PE”工业并购基金。杠杆收购模型旨在实现产业扩张。

陈玮国际(中国)首席执行官陈玮认为,在混合所有制结构下,国有企业的政府色彩将被淡化,这可以有效缓解外国政府和企业对中国动机的担忧和疑虑。国有企业出国。中国公司在海外并购中遇到的障碍。

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已经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安排,以促进上市公司的并购。今年2月底,中国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指出,中国证监会将进一步清理和简化行政许可,完善并购市场机制,丰富中国证监会的并购重组。支付工具,拓宽融资渠道并改善并购。监督等四个方面要推进。据悉,相关政策正在积极执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