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网

钢企回暖时什么对钢企利润影响最大

近年来,钢铁行业处于低迷时期,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如何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是钢铁企业抢占市场的重要保证。有必要了解钢铁企业的利润来源。

尽管近期钢铁价格表现良好,但光大证券对钢铁行业并不乐观。其研究报告认为,钢铁行业的基本面不太可能继续改善。东北证券的内部人士黄奇志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钢铁行业基本面的改善对支撑钢价至关重要,对改善钢铁公司的利润也至关重要。但是,除了基本因素外,还有许多因素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钢铁公司的利润率。

首先,受区域位置影响的物流成本是钢铁企业成本差异化的重要因素。平港区总经理饶东云说,物流成本是钢铁生产区域分布的重要原因。

记者发现,例如,宝钢在钢铁市场上对其钢铁产品的认可度很高。但是,由于高昂的物流成本,宝钢的钢铁产品要进入江西和湖南的钢铁市场并不容易。这一点也得到了九江钢铁第三货运站有关负责人的认可。毫无疑问,中国钢铁市场的区域化经营特征限制了钢铁企业的市场扩张,也限制了钢铁企业的盈利能力。

原料燃料价格上涨也是影响钢铁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之一。2016年,钢铁企业普遍亏损,铁矿石和煤炭价格也处于低位。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报告,2015年限额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2.5万亿元,同比下降14.8%;负债总额3.68万亿元,同比增长10.4%。煤炭行业的总利润为441亿元,仅2011年的十分之一,煤炭价格也比2011年的高位下降了60%。由于钢铁产量下降,铁矿石价格的过剩供应也下降了,去年年底降至创纪录的低点。

但是,随着今年钢铁行业的发展以及去产能工作的推进,铁矿石和煤炭价格均大幅上涨。原材料成本的快速上涨一方面支持钢材价格的持续上涨,同时也使不同钢铁公司的利润有所差异。

区域位置的影响不仅限于物流成本。随着中国钢铁企业对铁矿石采购的外部依赖性增加,它也成为限制钢铁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变量。根据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的统计,随着中国钢铁工业的快速发展,对铁矿石的需求急剧增加。尽管国内矿山一直在努力,行业整体规模有所改善,但铁矿石产能的增长仍严重落后于钢铁产能的增长。难以满足需求,并且外部依赖性不断提高。 2014年,铁矿石进口量为9.33亿吨,增加了1.14亿吨,增长了14%。 2015年,进口量为9.53亿吨,同比增长2%; 2016年1月至5月,铁矿石进口量为4.12亿吨。

根据统计,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对铁矿石的依赖性已从2000年的34%上升到2015年的84%,并在2016年1月至2月达到历史新高86.7%。海外铁矿石和购买海外铁矿石的成本也越来越成为国内钢铁公司利润的影响变量。

据武钢负责铁矿石采购的内部人士透露,第一位财务记者表示,铁矿石的运输成本高于钢铁产品的运输成本。因此,东部沿海省份的钢铁企业常常受益于邻近港口的优势,铁矿石的运输成本相对较低,原始燃料的成本保持较低水平,而中西部地区则厌倦了运输,铁矿。石材运输成本很高,尤其是在西部地区,在原始燃料成本控制方面,该地区是内陆和劣等的。

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发给《第一财经报》的邮件显示,全球优质铁矿石资源高度集中在国外矿业巨头,市场被严重垄断,价格飞涨,存在风险。波动性增加了。在过去的十年中,在市场形势良好的情况下,矿业巨头大幅提高了矿物价格,国际矿物价格上涨了六倍,巨额利润流向了外国矿业巨头,而国内钢铁企业将原材料成本提高了2倍以上。 3万亿元。当矿物的价格较低时,通常以反行业矿物的形式使用以占领市场份额。铁矿石价格波动对中国钢铁企业成本的影响越来越明显,也已成为影响中国钢铁企业利润波动的来源之一。

中国信用评级研究发现,太钢不锈钢控股股东太钢集团太钢不锈钢和沙钢有限公司案具有丰富的铁矿石资源和较低的开采成本。太钢不锈钢集团购买铁。矿石自给率超过85%,而沙钢基本上没有自给自足的矿山,主要是购买进口矿石。两者都是铁矿石自给率的典型代表。在2013年和2014年,他们从自己的矿山的成本优势中受益。钢制不锈钢(不包括不锈钢)的吨钢原料燃料成本低于沙钢,但在2015年两者的成本表现明显相反。

钢铁企业利润下降影响还贷能力

2015年,许多钢铁公司摆脱了行业低迷,但由于铁矿石和煤炭价格上涨,与第二季度相比,钢铁公司的第三季度利润有所收窄。

江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表示,在该实体的有效需求回升之前,货币超重可能与大量依靠贷款借贷新贷款的企业有关,特别是产能过剩行业造成的黑洞,这会吸收大量金钱。 “这使杠杆比率难以降低,累积了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并导致货币在增加而通货紧缩并存的情况。”

海外衍生产品总监徐宏飞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该行业的沉重资产属性,加上过去几年的低迷以及当地政府的影响,钢铁公司通常选择借入新资金。方大钢铁集团公司首席财务官许志新认为,银行放贷是钢铁企业普遍关心的问题,利润是企业向债权人“还钱”的重要保证。 “债务危机”。

有研究数据表明,国内企业的中长期贷款超过1万亿元。其中,以政策为导向的生产企业占80%,钢铁,煤炭,石油等资源型企业也是较大的债务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钢铁行业内部人士表示,钢铁企业的股票债务的实际债务利率越高,实际债务比率越高,支付转移的压力越大,利润水平越高。钢铁企业由于成本上升而上升。导致总体减少,这种矛盾将更加突出。

“许多钢铁公司依靠贷款来维持生产并支付工资。不到最后一步,他们就不会停止生产。”分析师边小伟说:“左为王,看看谁的资本链可以持久。”

第一位财务记者发现,在产能过剩行业中,公司增加自己的活期存款以应对还款压力是很常见的。